别错失大家的Azar,足球移民就能够救中国足球

2019-09-03 23:53栏目:信息公开
TAG:

图片 1
比利时已经成为世界足坛不可忽视的力量

2017年英格兰青少年国家队收获4冠1亚

图片 2比利时(资料图)

  击败巴西打入世界杯4强,让人们再次对欧洲红魔比利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个只有1100万人口的国家,却在世界足坛的排名中高居第三,也是目前四强中排名最高的球队。他们拥有着放眼世界都难以匹敌的“黄金一代”,最好的球员齐聚在这个时代,这是属于比利时足球的幸福,而绝不仅仅是比利时足球的幸运。

2017年可以称得上是英格兰足球丰收的一年,六项大赛5进决赛,夺得其中的4个冠军(土伦杯冠军、U19欧青赛冠军、U20世界杯冠军、U17世界杯冠军),成为全世界青年足球领域绝对的主角之一。英格兰也凭借这些荣誉,被人们誉为继法国、比利时之后,又一个人才井喷的国家队,而同法国、比利时相似的是,英格兰各支青少年国家队的成功,也有许多移民球员的影子。当这些国家不断收获成绩之时,一些人也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国足能效仿这些欧洲传统豪强,引进移民球员扩充阵容实力,也就能迅速收获不错的成绩,甚至一跃成为世界足球强国。其实这种说法并不合理,因为在英格兰、法国、比利时足球复兴的背后,还有着比引进足球移民更重要的因素。

1比2不敌法国,无缘世界杯决赛,欧洲红魔比利时未能创造奇迹。但其实,这支球队早已创造了奇迹,因为在10多年前,比利时国家队的世界排名只比中国队高5位,现如今他们已经排名世界第3,闯进了世界杯4强。

  阿扎尔和德布劳内是“黄金一代”的代表人物,但在他们俩之后,是比利时球员储备超乎想象的厚度,比利时21岁以下国家队在欧青赛预选赛中头名出线,17岁以下国家队在U17欧锦赛中一路连胜在半决赛惜败意大利。比利时不仅仅有黄金一代,这个国家正在稳定而持续的输出足球天才。

“移民二代”博格巴的父亲30岁从几内亚来到法国

10年时间,比利时从人才匮乏到黄金一代,从阔别世界杯赛场到震惊世界足坛,这支球队经历怎样的质变?

图片 3
2002年世界杯后比利时足球陷入低谷

不可否认,在英格兰、法国、比利时的崛起之路上,移民球员起到了很积极的作用:喀麦隆裔的姆巴佩帮助法国U19夺得2016欧青赛冠军、几内亚裔的博格巴带领法国杀入欧洲杯决赛,比利时阵容也涌现出非洲裔的卢卡库、孔帕尼、费莱尼等绝对主力,英格兰青年队也在索兰克、布鲁斯特等别国后裔球员的带领下拿到多项冠军。不过虽然这些球员有些是其他国家的移民,有些是出生在当地的“移民二代”,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在所效力的国家接受足球青训的教育和培养之后,才有机会成为实力出众的球星。由此可见,吸引巨星胚苗移民固然起到一定作用,但更重要的是如何通过强大的青训系统,将这些潜力股培养成才。

曾经 他们与国足不相上下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2000年比利时足球对于青训体系的彻底改变,那一年比利时和荷兰合办欧洲杯,但欧洲红魔的表现却令人失望,人才匮乏是比利时足球衰落的最重要原因。比利时足协选择了改革,在这其中作为一名青训教练和管理者,鲍勃-布罗维斯起到了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

在青训系统的建设上,英格兰、法国和比利时都选择从建设精英青训营开始。法国是其中最早建设国家级青训营的,法国足协旗下共有9个精英青训营,最著名的莫过于大巴黎区的克莱枫丹青训营。1982年法国足协买下了克莱枫丹的土地,1988年时任法国总统密特朗亲自为这座青训营的竣工仪式剪裁,可见法国对精英青训营的重视。这座青训营为法国培养了齐达内、亨利、阿内尔卡等一大批才华横溢的法国球星,新晋金童奖得主姆巴佩也是从这座青训营开始接受足球培训,才逐步成长和成名的。除了这些举世闻名的巨星和新星,克莱枫丹还为各大法甲球队输送了大批青年俊彦。

10多年前,比利时足球的世界排名只比中国队高出5位,位列世界第71位。2000年,荷兰和比利时联合举办欧洲杯,荷兰借此机会打入半决赛,而比利时连小组赛都没能出线。2002年世界杯,比利时队遭遇滑铁卢,随着威尔莫茨、希福等人的退役,比利时足球开始全面沉沦,2006世界杯与2010世界杯均未进入决赛圈。但是2012年开始,比利时慢慢进入复苏,并逐步涌现了大批球星———阿扎尔、孔帕尼、维尔通亨、纳英戈兰、维尔马伦、费莱尼、登贝莱、卢卡库、德布劳内……

  “显然像阿扎尔、德布劳内这样的天才是不可能通过某种体系能制造出来。”鲍勃对此心知肚明,阿扎尔和德布劳内就像当年的比利时网球双姝克里斯特尔斯和海宁,是可遇不可求的天才,但是当你看看现在遍布在欧洲顶级联赛中比利时球员的身影,你就知道这个国家的足球绝不仅仅是来到俄罗斯的这23名球员。

圣乔治公园训练基地具备顶级的训练和医疗设施

2014年世界杯,比利时的黄金一代在巴西踢出了不俗成绩,最终获得八强。但这个成绩并不能让欧洲红魔满意,2015年11月5日,国际足联公布的国家队排名中,比利时首次位居榜首创造历史。

  马丁内斯挑选球员的过程是非常艰难的,因为他不得不面临把一些好球员排除在大名单之外,再看看比利时U21、U17、U16国家队在欧洲的强势表现,你就知道这不仅仅是一个巧合,“我们有一套完整的系统并且着眼于未来,所以并不仅仅是黄金一代。”鲍勃对于未来充满自信。

英格兰在见证了法国在1998年世界杯的成功后,也开始了加大青训投入的“EPPP计划”(The Elite Player Performance Plan 精英球员养成计划),并着手建设了自己的青训摇篮——圣乔治公园训练基地。这座青训基地耗资高达1亿英镑,具备最顶级的训练设施和医疗资源。这座训练基地建有11块室外训练球场(其中的5块场地配备灯光照明和地热系统)、一个室内人工草皮训练场地和一座大型医疗恢复中心。这些设施也让英格兰的青年才俊们接受到最好的训练和医疗条件。比利时也同样拥有类似的精英青训营,培育出默滕斯、米尼奥莱、维特赛尔这样的红星。

本届世界杯,比利时世界排名第3,仅次于德国和巴西两大传统强队。10年前与比利时排名不相上下的中国队仍在“原地踏步”,排名世界第75。

图片 4
21岁的蒂莱曼斯是比利时青训的杰出产品

这些精英青训营的建立,让法国、英格兰、比利时可以把最好的青训资源集中起来,对天赋出众的青少年巨星胚苗进行重点培养,充分挖掘姆巴佩、默滕斯们的潜力,提高了青训球员的成材率,也让这些新星在生涯初期就能接受相似的足球理念和足球训练,给未来他们之间形成配合和默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复苏 坚定青训体系一体化

  关键的问题是,比利时足球是怎么做到的?有一点非常令人赞赏,由于比利时的国土面积和人口数量,要尽可能最大化每个球员的潜能。其他那些人口更多的国家可以接受球员正常的自然损耗,一部分有天赋的球员没有达到本身的预期,也能够理解。但是对于人口本就不多的比利时来说不能接受,他们要抓住每个有可能成才的球员,即使有的球员小时候看起来天赋有限,比利时青训也会培养和发掘他们更大的潜能,而不是选择直接放弃这个孩子。

英格兰U17的移民球员们在圣乔治基地获得成长

2006年、2010年连续两度无缘世界杯后,比利时痛定思痛,开始从青训着手,实施足球复兴计划。比利时花费巨资建立青训中心,免费培养青训教练。足协为青训教练制定统一的教材,重点发展进攻,鼓励年轻球员控球和突破,所以可以培养出像阿扎尔和梅尔滕斯这样的盘带高手。

  鲍勃的同事劳伦斯也是青训方面的专家,他对一个长久存在于青少年足球中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这个问题很有趣:年龄偏见。这是在球员青少年时期最容易受到的一种偏见。即使国际足联和大部分国家已经细化到一年一个年龄段,尽可能避免“以大欺小”的情况发生,但即使在同一年出生,也会普遍存在年龄偏见的现象。在同样大的踢球孩子里,相对发育更好的出生在上半年的孩子要比出生在下半年的孩子更容易被选中,获得更多的机会,因此出生在上半年的孩子也更容易成功。

除了建设青训基地直接培养优秀青年球员,英格兰、法国和比利时也在培育更多青训教练的方向上投入大量精力。英足总在启动圣乔治公园改革的同时,也开启了青年教练培训项目的实施,各级别的英格兰俱乐部的教练都可以参加这个项目。这一项目中的一名教练讲师理查德-霍纳曾在接受采访时称:“教练的水平越高,球员的能力才能越强,这是自然而然的。过去常常发生这样的事:一名教练考取证书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提供给教练们一个可以长久沟通的机会,让他们不断学习和进步。我们要召集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教练,他们可以跨越年龄层面的限制,去培养球员,让他们受到良好教育。”

在青训上,比利时吸取德国,法国与荷兰各国之精华,总结出最适合自己国家的青训经验。在比利时国内,足球学院与大学合作,通过足球精英学院,为俱乐部提供优质人才。比利时国内共有8大精英青训营,汇聚国内最有天赋的年轻球员,用最好的教练重点培养14-18岁年龄段的小球员。而且青训教练完全是免费培训,费用均由政府担负,这就使得比利时的青训教练人数呈现井喷。

  研究结果显示,比利时40%的精英年轻球员出生在一年中的前3个月,只有很少一部分球员出生在12月,天赋也许就这样被埋没了。在同一年龄段的青少年比赛中,每个人大几个月的优势,如果是11个人加起来,击败那支年龄相对小的球队是大概率事件,这样的优势恐怕不亚于在主场作战带来的优势。劳伦斯补充道:“我们可以用主客场制来抵消单场比赛对于其中一个队的优势,但是我们能对这样的年龄偏见做什么呢?在现有规则下我们无能为力。”

法国和比利时也有类似的青训教练培育计划。比利时耗资500万欧元在蒂比兹建设足球中心,其中一项重要的功能就是培育青训教练。据悉,自从开设了这项青训教练培训计划,比利时初级教练报名人数的提升超过10倍。这些国家通过培育大量青训教练,覆盖了大部分地区的青少年足球人口,为青少年球员打下良好足球基础做出了卓越贡献。

比利时足协还提出了“青训体系一体化,统一践行433”的概念。比利时人坚信足球的根本是传球和盘带,孩子们自小的训练重点就是1对1,任何初上足球场的男孩和女孩,最先学的一定是带球,鼓励孩子们用最自由的方式品味足球。

图片 5
比利时青训改革的关键人物之一鲍勃-布罗维斯

英格兰青训的成功已经帮助英格兰青少年国家队收获大量荣誉

  比利时足协还大力推进4对4、5对5和8对8的训练模式,而这两项基本技术被坚定地认为是433的核心技术。他们同时规定,青少年比赛的控球总时间不得少于比赛总时间的70%,任何人不许毫无目地大脚开球。这点,非常像巴萨的“拉玛西亚”。

  “当你去打重要级别的青少年比赛,肯定会更加信任年龄更大,身体发育更好的球员,这无可厚非。”鲍勃认清了这一点,所以他设置了在同个年龄段的多支队伍制,现在比利时的各级青年队,都会分成两支或者三支球队,这样的球队建制已经形成了很多年,目的就是为了给那些本来不会被选中的球员更多展现和提高自己的机会。

英格兰、法国和比利时同样也在不断改进自己的青训理念。这其中就以比利时的发展历程最为典型。提到比利时足球的复兴,就不得不提起前比利时足协总监迈克尔-萨伯伦,2006年时他曾走访法国、德国等足球强国,学习到这些国家先进的足球经验,随后就制定了一本青训教练教材,明确要求比利时各青训队都改踢4-3-3阵型,并鼓励青少年球员们练习、使用1对1突破技术。同时,在研究了超过1500场青少年梯队比赛的录像后,萨伯伦还发掘出过于重视成绩对青少年球员成长的负面作用,于是他又推动U7(7岁以下)和U9(9岁以下)联赛不设立积分榜的改革,还规定球员进入高一级年龄组的国家队后,就不能为低年龄组的国家队出战的规定。这些改革一方面保持了青少年球员技战术的统一,另一方面也削弱了青少年球员的竞争度,让更多有潜力的球员可以获得闪光的机会。正是因为这些青训理念的转变,比利时足球才迎来了新一轮的人才井喷,阿扎尔、卢卡库、费莱尼等球员才能不断涌现出来。

坚持 走出去才是“王道”

  2008年,还是在鲍勃的倡导下,比利时足协建立了未来计划,在各个年龄段把那些无法获得机会的孩子组织到一起着重培养。鲍勃说:“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计划,我们给了那些在后期迅速成长的孩子同样的关注和机会,他们值得被这样对待。”今年24岁在中超大连一方效力的比利时国脚卡拉斯科就是比利时足球未来计划的成功产物。在这个国家每一个足球天赋都在被精心呵护着,鲍勃认为如果放弃对这些前期发育较慢,后期迅速成长孩子的关注,比利时至少会流失四分之一的足球人才。

其实在英格兰、法国、比利时足球强盛的道路上,还有更多因素发挥着作用,但整体上,青训人才的集中、青训设施的建设、青训教练的广泛培养和青训理念的不断发展,就是其中最关键的几大因素。正是依靠这些需要通过长期努力和建设才能收获成效的举措,这些欧洲足球强国才能不断有所斩获。而我们在企盼中国足球兴盛、辉煌之时,是不是也应该放下一些急功近利的想法,更多地着眼于建设青训这样更加基础、意义更深远的问题呢?

比利时坚持走出去。毕竟,与其在低水平的国内联赛中消磨岁月,不如及早地走出去,主动接洽那些对自己有意的大俱乐部,这样才能更好地磨砺。这种理念也迅速地被传承到下一代球员的身上。

  卡拉斯科是2008年未来计划的那批孩子之一,如今切尔西和比利时国家队的主力门将库尔图瓦,年龄比卡拉斯科要大两岁,所以在他适龄的时候还没有未来计划,但同样的培养思路贯穿始终,他不是比利时U15、U16、U17国家队的门将,但他一直是比利时各级队伍中的一员。

(长歌)

比利时夹在法国、德国与荷兰之间,与拥有世界上第一联赛英超的英国更是隔海相望。比利时在自己联赛水平并不高的情况下,采取送出去的策略,在一些好苗子十八九岁的时候,送到法国、荷兰培养,比如阿扎尔去了法国,维尔通亨、维尔马伦、阿尔德雷维尔德在阿贾克斯成长,算是借鸡生蛋,三管齐下。而比利时球员闯荡英超的人数也开始急剧增加,目前比利时国家队已经有14位英超球员。比利时足球的复苏,邻国的确帮了不少忙。

图片 6
卡拉斯科是比利时未来计划的成功代表

本届世界杯比利时最年轻的中场蒂勒曼斯,便是在自己年仅20岁时,从母队安德莱赫特加盟了法甲冠军摩纳哥队。这位被全欧洲豪门紧盯着的球员,可谓前途无量。

  31岁的比利时国脚默滕斯就是大器晚成球员的代表,他曾经在第三级别联赛踢球,能达到今天的高度,除了他自身的天赋和努力之外,也需要教练对于后期成长类型球员细心的培养,如果球队和教练抱着“在这个年龄还没踢出来,只能混迹于第三级联赛,这样的球员肯定没有发展”的想法,也就没有为比利时打入本届世界杯首粒进球的默滕斯了。

比利时大量吸收身体素质出众的非洲后裔。比如来自阿尔及利亚后裔的阿扎尔,摩洛哥移民的费莱尼以及出生于民主刚果的本特克等等,这些优秀的球员,都是比利时足球复兴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致力于让俱乐部青训系统改变固有的人才选拔标准”鲍勃表示“已经有些俱乐部在这方面做出了改变,但还远远不够。一个球员的强壮程度依然是14到16这个年龄段很多俱乐部青训关注的重点。”鲍勃认为很多从事青训的教练们还是更在乎比赛能赢,而不是培养一个球员,这一点是需要改变的。尽管这项工作已经进行了超过十年,也有很多成功的案例,但是现状仍然是很多目前处于比利时未来计划的年轻球员只能混迹于低级别联赛和小球队之中,像安德莱赫特、标准列日这样的豪门俱乐部还是忽视了这些不高也不壮的孩子,但好在各个年龄段的比利时国家队还是坚持给这些孩子机会。

相比之下,中国足球走出去的球员越来越少,无论球技怎样,更愿意留在“家里”挣大钱。留洋的球员目标无非是“出口转内销”,终极目的还是回到中国联赛。而唯一国字号留洋球员张玉宁,上赛季在德甲零出场。

  在最近的一次欧洲四国U15邀请赛中,比利时就派出了专门由后期成长的孩子们组成的球队参赛,“看看现在比利时各级青年国家队球员们的出生日期,还是大部分的球员都出生于一年中的前几个月,我们仍然在流失天赋,至少25%的天赋。”鲍勃表示对于这些后期成长的孩子们来说,不仅仅要让他们的身体尽快长起来,在精神属性上也要更加强大。

图片 7
何时能等来中国足球的黄金一代

  20年来比利时足球的由衰及盛,一大批优秀球员的横空出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于每一个球员的精心培育,对于每一份天赋的尊重和珍视。这一点对于中国足球来说,却做得远远不够。我们总是嘲讽中国14亿人口挑不出来11个会踢球的人,足球人口的匮乏是最重要的原因,但对于已经选择踢球的孩子,我们自问是不是给了他们足够的发展空间?青少年比赛中谎报年龄“以大打小”的情况多有发生,靠身体优势就能赢球几乎成了共识,球队的教练们是否把培养孩子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对于每一个孩子,教练们是否有一个完整的计划来提高他们的个体水平?在平时的训练和比赛中,是否给了每一个孩子都足够多的耐心,也给了每一个人足够多的机会去展现和提高自己。

  鲍勃谈到当年比利时青训改革的初期,他说他根本没想到比利时有一天能成为世界排名第三的超级强队,但他那时候就坚信,沿着这条路每一天认真的工作,肯定会有改变的。不到20年比利时的足球真正到了破茧成蝶的一天。

  平等对待每一个踢球的孩子,他们的未来不是靠教练来评判的,或许中国足球再努力,也出不了阿扎尔、德布劳内这样的天才球员,但如果错过了阿扎尔、德布劳内、卢卡库这样的天才,就是中国足球的悲哀。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威尼斯app下载-下载威尼斯app注册【官方网站】发布于信息公开,转载请注明出处:别错失大家的Azar,足球移民就能够救中国足球